借疫情发不义之财 这样的公司居然也要IPO

admin 1年前 (2020-11-03) 最新资讯 446 0

  在证监会公布的最新IPO排队名单里,有一家公司很是有趣。

  疫情面前,众多大中小企业是捐款又捐物,而这家企业居然在熔喷布市场紧缺的情况下哄抬价格。甚至还在一起熔喷布采购交易中,身陷质检报告“造假门”。

  未来业绩存在大幅波动的风险

  这家公司,名为浙江优全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优全护理”)。

  资料显示,优全护理是一家主要从事非织造材料和护理用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

  亚洲最大的医疗卫生用非织造布生产商金三发集团,是其控股股东。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金三发集团直接持有公司 46.09%的股权,通过高季投资间接控制公司 5.76%的股权、通过翠麟投资间接控制公司 2.98%的股权、通过韶华咨询间接控制公司0.88%的股权,合计控制公司 55.71%的股权。

  而金三发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严华荣,与其配偶吴晨合计控制优全护理78.40%的股权,所以严华荣、吴晨夫妇是优全护理的实际控制人。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因纺粘非织造材料和水刺非织造材料等作为防疫物资生产的主要原料,市场需求量短期内急剧增加、市场价格快速走高,以至于优全护理在今年前6个月的业绩显著增长,实现营业收入18.80亿元。

  短短半年时间,营业收入远远超过过去三年任何一年的营业收入。

  这也使得公司主营业务的毛利率激增。

  疫情带给优全护理的红利能持续多久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疫情的结束,优全护理未来的业绩存在不可持续和大幅波动的风险。

  疫情期间发不义之财

  被作为典型通报

  红利之外,优全护理的两家子公司——“金三发卫材”与“广东金三发”居然在疫情期间哄抬口罩原材料价格。

  很明显,其恶意行为扰乱了市场秩序,最终,受到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通报。

  通报显示,金三发卫材在熔喷布市场紧缺情况下,通过“套餐”形式强制捆绑销售熔喷布和口罩内外层无纺布。“套餐”(1吨熔喷布+1吨内层无纺布+1吨外层无纺布)最高价格达150万元。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当事人立案调查。

  然而,就是这么一起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立案的典型案件,又被地方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证明,明确是“并非重大违法行为”和“并非重大行政处罚”。

  但不管是典型案件,还是属于一般行政处罚,一家企业如果再全国抗击疫情之时,做出发疫情财甚至国难财的行为,都应该是令人不齿的。

  无纺布假冒成医用熔喷布

  浙江金三发:质检报告绝对被修改过

  实际上,网上关于优全护理和金三发集团的新闻并不多,但深蓝财经发现有一则报道值得推敲。

  据中国质量万里行报道,福建沃森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沃森”)于今年3月在上海裕汀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裕汀”)花62万买来两吨“熔喷布”。

  购买前,中间人钱先生称上海裕汀有浙江金三发卫生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金三发”)生产的99%过滤率的医用熔喷布,保证产品质量且可开增值税发票。

  不料收到货物后,口罩厂技术人员发现货物不是用于医用口罩的熔喷布,经检测,产品质量也不合格。

  根据中国质量万里行记者提供的产品及包装图片,浙江金三发确认福建沃森购买的熔喷布是该企业的SSMMS拒水无纺布,这种布最多只能生产防护服,但绝对不能用于生产口罩,否则因其过滤率不达标而造成近距离传染事故。

  虽然该产品实属浙江金三发生产,但是浙江金三发人员查询销售记录确认,此批产品并非上海裕汀直接从浙江金三发采购,浙江金三发与上海裕汀之间从未有过合作关系。

  关于合同主要附件落款“浙江金三发卫生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技术品管部”并加盖公章的质检报告,接待人员称绝对是被修改过。

  而上海裕汀法人代表徐某英又向中国质量万里行表示,“我们也是受害者,我也要举报”。

  就福建沃森投诉上海裕汀将无纺布假冒成医用熔喷布并配套出具符合YY0469--2011《医用外科手术口罩标准》质检报告单进行合同诈骗事件,上海市金山区市场监管局执法大队了解到:

  上海裕汀通过中间人从苏州艺派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购入“ssmmms熔喷无纺布”,检测报告也由该公司提供,其称产品由金三发公司提供(这一部分需进一步核实)。上海裕汀与福建沃森间的合同签订至少存在三个中间人,合同以及报告及双方沟通等均通过中间人完成,双方可能在信息传递过程中存在偏差。

  金山市场监管局执法大队陆冬叶表示,熔喷布的国家标准要7月1号起正式实施。但是上海裕汀提供给客户的这份自检报告与金三发这边提供给裕汀的这份是不是一样的,上海裕汀是不是存在PS的行为这个应该是能查清的。如果是同一份,那么则涉及到产品质量问题,应该由金三发负责。如果不一样,是上海裕汀修改的话,那么是上海裕汀这方的问题,则涉及到合同欺诈等方面的行为了。

  随后,上海市金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证产品科发布的《调查情况》指出,根据目前调查结果判断,相关产品并无国家强制标准,双方签订合同对产品质量另有约定,福建沃森提供的广州检验检测认证集团有限公司检测报告无法作为定案依据,且未发现上海裕汀在交易过程中存在篡改质检报告的行为。

  这就让人好奇,既然上海裕汀没有篡改质检报告的行为,那么究竟是谁在交易过程中篡改了质检报告呢?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本网站。本厂可以生3米幅宽以内无纺布,从10克-120克均可生产,广泛应用于包装、农业、工业、建筑、市政、医疗、绿化等领域。欢迎来电或加微信咨询,电话/微信:15838056980